首页  炎黄论坛  专题研讨

许嘉璐与英国汉学家共话道教:现代危机源自不知足

信息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发布日期:2012-03-21 17:13:03 点击:

/
10月24日晚,国际道教论坛开展了首场电视论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主席许嘉璐先生与世界宗教与环境保护联盟秘书长、英国汉学家彭马田先生为广大观众呈现了一场精彩的“东西论道”。

道可道?

论道自然也是从道开始。道究竟是什么,许嘉璐先生认为这是一个世界级的大问题,至今尚无准确的答案。老子在《道德经》开篇就说:“道可道,非常道。”“道”是需要用心去体悟的,一旦说出来,就已不再是老子心中的那个“道”了。但许嘉璐给出了自己的领会,他认为道是世界的本体,世界的规律、自然与必然,人的规律、自然与必然,这就是道。所谓的道法自然,其中自然的含义不同于我们常说的大自然,而是指本来如此。“道”就是要遵循那个本来就是如此的说不明道不清的东西。
彭马田先生曾经把《老子》、《庄子》等经典著作翻译成英文,介绍给西方。他说他在翻译这些经典的过程中发现了道教的趣味性。那就是道家喜欢讲笑话和故事,他们为读者准备了许多语言游戏,让读者看到更多的可能性,从中体会人生。在他看来,“道”就是所有存在的东西,其存在的原因。
中国的《老子》、《庄子》等道家哲学经过翻译来到西方,但西方人对于这些东方哲学是否能理解呢?彭马田先生认为,这些道家经典为西方带去了诸如阴、阳、气等陌生的词汇,也带去了一种不同的想法。西方人习惯把世界简单地分成好与坏,但东方哲学、老庄道家哲学却不这样,而是提供了一种“和而不同”的视角。
在彭马田先生眼中,中国的道教是迷人的。其迷人之处就在于他用许多精彩的故事阐明了深邃的哲理。比如铁拐李成仙的故事,铁拐李原本是个英俊的青年,他想要修道成仙,在修炼时灵魂离开了肉体。按照道教的说法,灵魂离开肉体七天后肉体就会死去,在第六天时,看守躯体的童子因为母亲病危,便焚化了躯体离开了。之后,铁拐李的灵魂回来,找不到自己的躯体,只能随便找了一个躯体进入。之后,却发现那是个丑陋、跛脚、驼背的人。灵魂与身体,究竟哪个更重要呢。彭马田先生认为道教通过这样的故事给了我们答案。

道法自然

道法自然也是道家与道教重要的思想观念。这样一个古老的观念与我们的现代社会还有所联系吗?许嘉璐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存在着太多违背“道法自然”观念的事情了。从因为整形手术而丧生的花季少女到对自然环境的肆意破坏,违背道法自然的事情层出不穷。许嘉璐认为,随着近代科学的发展,人们将很多科学强行加在自然的头上,在不适宜的地方修建水库,破坏山体,乱建化工厂……自然无言,但是无言者反弹能量是无限大的。现在,人们应该回归道,回归对自然的敬畏,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拯救。
身为世界宗教与环境保护联盟秘书长,彭马田先生常年致力于将“道法自然”的观念传递给人们。他认为,人们现在已经习惯地认为人就是世界的中心,自然界就像一个免费的超市,自然中的万物都应该为人来服务。但是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彭马田先生又举了一个他喜欢的道家故事作为旁证。
《列子》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田先生前去赴宴,宴会上有诸多美食,他感慨道:“这真是天赐之物,上天把万物都当作我们的食物。”与会嘉宾都很赞同,唯有一个小孩子反对,他说:“蚊虫叮咬我们,虎狼吃掉我们,难道上天把我们当作虎狼的食物吗?”彭先生认为这个故事就是道家思想为我们提供的不同视角,它告诉我们人不能只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彭马田认为,每个人都应相信,自然的形成来自于爱的力量,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承认我们不是世界的主宰,人类应该认识到自己的卑微,人应该为自然服务。彭先生认为,应对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每个宗教都应该出一份力,而道教在这方面堪称先驱。

天人合一

说道人与自然的关系,很多人很容易联想到中国文化中的一个古老观念,那就是“天人合一”。许嘉璐先生认为,认识了道,就能感受到人与自然是一体的。一方面,大自然是经过人认识的东西,另一方面,天气、物产、地质等等都会对人的身体产生影响。
然而人却总想人为地去改造自然,许嘉璐举例说,前苏联对中东盐海的开发一度使那里成为世界粮仓,但50年以后,盐海枯竭,盐尘吹到附近的国家,吸入盐尘的人患癌症的几率增高,还带来了很多无法确诊的怪病。许嘉璐认为,人与天地自然就好像是孩子与父母。当不孝子欺负父母的时候,父母最初是忍让,但当这个不孝子要毁掉家族生存的根基时,他一定会遭到严厉的惩罚。
天人合一是个深奥的理念,但通过对身边事物的观察,你又会发现他其实并不深奥。许嘉璐认为这就是道教思想的伟大之处,他是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看出深奥的哲理的。
彭马田认为道教的天人合一理念是在告诉我们人的义务。人的作用就是让每一件事都趋向平衡。西方思想认为人应该主宰自然,但是道家说人是很重要的,但人应该是天的仆人,人尊敬天,天才会给人回报。当然,人是有很大作用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只有人才有作用。
彭马田先生还谈到了对“富有”的定义。如今,人们掠夺自然,积累起财富,但这是真正的富有吗?彭马田先生引用《太平经》中的观点对此进行了驳斥,《太平经》认为一个国家真正的富有,是许多物种都能繁衍生长。而今天人们所谓的富有,不过是对自然留下财富的挥霍。也正因此,世界许多宗教才都发出了共同的声音,那就是人类走得太远了。

知足知止

许嘉璐先生认为,道教知足知止的观念对当今社会尤其重要。人们的不幸福,诸多的社会病,种种人心的危机,其根源就在于人们的不知足。
许嘉璐以孟子三乐为例。儒家先哲孟子认为,父母在兄弟无故、上不愧天下不怍于地,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许先生认为孟子以此为乐,恰恰体现了这位哲人的知足与知止。儒家曾提出食色性也,对物质生活的追求是人的本性,这无可厚非,但人与动物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其精神上的追求。道教就提倡人们不可以去追求物质欲望,降低物质上的需求,提高精神上的境界。而许嘉璐先生希望道教这样的理念能够被推向全世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