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炎黄艺术  书画

许嘉璐在中华炎黄文化优秀成果暨书画精品展的讲话

信息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6-11-12 21:04:10 点击:

为庆祝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成立二十周年,贯彻十七届六中全会关于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精神,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主办的中华炎...

      为庆祝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成立二十周年,贯彻十七届六中全会关于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精神,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主办的“中华炎黄文化优秀成果暨书画精品展”,于2011年11月16日上午在国家图书馆展览中心开幕。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为本次展览题词。

如下为许嘉璐先生讲话实录:
研究会的各位领导,林祥雄先生,各位来宾,新闻媒体的各位朋友:
       今天虽然只是一个民间团体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的优秀成果和书画作品展览,但是实际上是带有标志性的一次活动。十七届六中全会闭幕差两天一个月,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就乘这股东风举办这个展览,既是回顾二十年来所走过的道路,向社会汇报我们的成绩和成果,也是把它作为一个新的起点,思考未来炎黄文化研究会怎么样走得更好,做得更好。承蒙各界朋友以及十六个省市的同仁们赶来参加,我想大家都是怀着这颗心的。
有关研究会二十年来的足迹,无需我在这里多说,因为等一下大家看展览的时候就可以形象地直观地感受到。对于开创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事业的前辈们,我们永远怀着感恩、崇敬和怀念之心。
       今天这个展览,这个短短的开幕式活动,已经体现了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近期的一个思路。这就是: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过程中,包括民间团体在内的文化单位尽量不要“单打独斗”,应该每个人、每个单位都放出自己的拳脚,“拳”就是拉住别人的手,“脚”就是踏出新的领域。因此,感谢中华文化发展促进会、中国长城学会、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等等的友邻团体都来参加这个小小的盛会。这表明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要像炎黄二帝那样,有博大的胸怀,和一切研究炎黄文化的人团结在一起,联手干在一起,共同进步。只有涓涓的细流,相互地碰撞、联合,才能汇成浩浩荡荡的黄河和长江。
       有关未来的路,有关贯彻十七届六中全会的精神,我想提两点供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的同仁们以及兄弟文化团体思考。当今的中国,在文化领域有千千万万件事情等着我们去做,但是我认为这两件事应该特别重视,特别强调。
       第一件:我们所研究的优秀传统文化怎么才能深入到十三亿人的心里?怎么能普及到2800多个城市里?怎么能进入到几十万个村庄里?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仍然仅仅停留在知识分子的圈子里——包括作家、学者、书画家等等,也就是仍然仅仅停留在十三亿人中的极少数人里,那么,炎黄文化几千年的文化积淀,一定要丧失,一定要断种!因为文化应该存在于老百姓的生活里,活生生地存在于人们的心里,大家认同,大家实践。中华文化的优秀品德,不管是“仁义礼智信”,还是“和而不同”,当它仅仅停留在杂志上的时候,它已经死了!刚才林祥雄先生引用了我一句话——“不要因为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我们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实际上,实在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和而不同”的思想,“仁义礼智信”的思想,深刻懂得的、自觉实践的,在十三亿人里面恐怕也是极少数。这就是我们文化的困境,我们的尴尬,我们自己的悖论!
       感谢前辈,为炎黄文化研究开创了局面,他们是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创会的,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对弘扬炎黄文化越来越有利,但是仍然是艰难地走过了这段路。现在接力棒到了我们手里,碰上了文化的春天,如果我们以“自娱自乐”为满足,仍然是大城市的少数人关心它,不能把传统文化的精髓普及到老百姓当中去,滋润到他们的心里去,恢复并发展我们中华民族的伦理道德,我们就愧对前辈、愧对祖先、愧称炎黄子孙!
       第二件:既然我们自认为从炎黄开创的中华文明史经过无数代前人总结出来的中华民族的理念最适合人类的生存、繁衍和进步,那么我们就有责任把宝贵的遗产以及我们今天的思考奉献给世界。中华民族的文化作为世界文化的一元,只有真正地在世界上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让世界人民承认你们是多元文化的一元了,才能形成多元文化的世界。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世界还在朝着文化单元化走。在北京,在我们的大城市,我们觉得到处洋溢着中华文化。但是就全地球来看,西方的文化、美国的文化还在以比我们中华文化快得多的速度向全世界散播。越在这个时候我们越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前路的坎坷,但是无论如何,中华文化必须走出去。对此,我们没有做好准备,我们还并不真正懂得如何走出去。不是我们书画在国外办一个展览就是走出去了。外国人绝大多数看不懂中国书法,看不懂中国画。因为他们从小、从他们曾祖父那一代,看的就只是西洋画,写实的画,看不懂写意。意者,思想也。因为他不了解中国人的思想和思维方式,不会懂得芭蕉树下一个老者在一块石头边喝着茶仰望着山峦云海表现的是什么。因此,无论什么形式的文化产品,要走出去,就需要用人家懂得的语言,用人家喜闻乐见的话语方式向人家介绍。例如,中国画讲笔墨,要用线条,什么都可以用浓淡的墨色表现,而西洋画恰恰是绝对要回避线条,要用画家眼里的客观事物的色彩。又如,中国画不讲究透视,但看了自然知道远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没了线就不是中国画了?我们的画家在自己的画作前,面对外国的参观者,能不能用最通俗的、人人能懂的、外国人喜欢听的话语向人家介绍啊?当中国书法、绘画不再成为一般外国人作为猎奇,作为观察落后、原始而购买的时候,我们的文化才能算是真正走出去了。其他的文化品种也都有这种情形。在这一点上,我们还是没入学的小孩子。我们要虚下心来,当小学生、当中学生。但是我们又不会是严格意义上的小学生、中学生。因为在我们胸中,在我们脑子里、皮包里,装着世界上最好的艺术、最好的作品。我们不过是要虚下心来,把最好的东西教给那些某种意义上的“文”盲。这主要不是为了销售,更重要的是让他们通过书画,了解中国人平和、友爱,或者说是包容世界的天地之心。
        一个“走向民间”,一个“走向国外”,我想,这是中国文化界,也是我们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和各个兄弟学会共同的使命。我希望在未来的二十年里,以后历届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领导,都能参考我的意见,制定我们发展的战略。期盼着二十年后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更加辉煌,中华文化更加辉煌!
 


分享到: